666艺术

“夏夏,还想玩什么?三哥陪你。”

林夏偏着头,歪着脑袋,神色莫名的看着岳鑫,“三哥,我嫁给你之后,是自己住,还是和你爷爷他们住在一起?”

“你想住哪里?”

“我想住你现在住的地方,虽然是很多人一起住,但是热闹。”

岳鑫闻言,眸色动了一下。

她被自己欺负,不得不和自己在一起,这其有多少关联,他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搞清楚。

可他知道的是,林夏对自己的意见和恨意似乎已经没了。

她好像渐渐接受了自己。

她是自己看着长大的,两人虽然年纪相差不大,但小时候都是他照顾她的多。

她会慢慢接受自己,岳鑫并不觉得怪,岳鑫只是怪,为何她想和爷爷住在一起?

岳家的宅子很大,哪怕是住在一起也会很安静,只是她和自己的关系、他们的婚姻,都不是正常的,她不觉得尴尬吗?

还是她有什么别的想法?

古风清新小女生春日唯美

林夏注意到岳鑫看自己的眼神好像不对劲,她眨巴了一下眼睛,道:“我想融入你的生活,如果我不习惯的话,我们再搬出来吧。”

“夏夏,三哥一直有一个问题想问你。”

“三哥你问。”

“如果三哥没有那样对你的话,你是不是不愿和三哥结婚了?”

提起那件事,林夏的脸色刷的白了下来。

她的眼神闪烁着,也不去看岳鑫的目光,只语气莫名道:“这个世界没有如果,也没有后悔药可以卖,不然的话,我也不会去江州了,更加不会去Z国。”

“夏夏,你还是在怪三哥吗?”

“不,三哥对我很好,我知道的,况且那件事情,三哥也是受害者,如果三哥没有被下药的话,我相信三哥绝不会那么对我的。”林夏说完,目光定定的锁定着岳鑫,“三哥你说是吗?”

“是。”岳鑫点头,“如果三哥没有被下药,那天晚没有失去控制的话,三哥绝对不会做伤害夏夏的事情。”

“这不是了?一切都只是巧合而已,我都已经不放在心了,三哥也不用再提那件事了,我们当做那件事情没有发生过,我们是因为相爱,是因为想要守护对方,才要结婚的,对吧?”

她这话,纯属自欺欺人。

可岳鑫愿意相信,而林夏自己也愿意相信。

“三哥,我们走吧,这里挺冷的。666艺术”

岳鑫闻言,把自己的外套给林夏穿,随即道:“嗯,我们走,夏夏饿了吗?想吃什么?”

“我想吃肯德基。”

那是小孩子才爱吃的东西,不过林夏爱吃,岳鑫一直都知道。

“好,我们去吃肯德基。”

到了肯德基之后,岳鑫选了一个安静的角落,他坐在林夏的对面,看着林夏吃肯德基的可爱模样,眼睛一直都没有转动过。

林夏吃着吃着,眼风扫到了肯德基玻璃窗外的一个身影,那身影好熟悉。

“三哥,我还想喝雪顶咖啡,你可以帮我买吗?”

“好,我这去买。”

支开了岳鑫,林夏这才敢正大光明的看向外面。

她的视线很好,一眼看到了那个熟悉身影的脸。

明封?!

他怎么还在帝都?

为什么他还没有回去?

林夏的心口,泛起一阵阵难以言喻的剧痛,哪怕一次次的提醒自己,她和明封之间什么都没有,以后也不可能再有什么,可不知怎么的,她这心里难受的很,看到明封,尤其是他周身萦绕的落寞和失望,林夏好像被人用棍子打了一顿一样,脑袋疼,心也疼。

明封,你为什么还在这里?

我根本不值得你这样做。

林夏担心明封会做出什么事情来,干脆让他死心好了。

看到不远处端着咖啡走来的岳鑫,林夏立刻起身过去,“三哥,我不想吃了,你帮我拿着咖啡,我去洗个手,咱们回去。”

岳鑫不知她怎么突然不想吃了,但还是在外面等她。

两人一起出去时,林夏挽着岳鑫的手臂,不管是姿态,还是神色,都有着一种小鸟依人的味道。

她轻声说道:“三哥,其实我想过了,我小时候那么喜欢你,依赖你,我想,如果和你在一起的话,我一定会过得很幸福的,因为我们之间太了解对方了,根本不会再出现什么需要磨合的地方,我喜欢三哥,好像以前喜欢季沉那样,只是另外一种喜欢始终都是虚幻的罢了。”

“夏夏,你这是怎么了?怎么突然……”

“三哥,我只是突然明白了,喜欢一个人,不管是什么样的喜欢,都可以结婚的,况且我和三哥之间还发生了那么多事情,三哥对我这么好,我怎么能不管三哥的心呢?”

说完,林夏找到了一个对的角度,突然伸出手抱住了岳鑫的脖子。

“三哥,我们早点结婚吧。”

岳鑫的左手拿着咖啡,右手握住林夏的腰肢,他目光灼灼如火,看着林夏的眼,“夏夏,你真的……已经想好了吗?”

“嗯,我想好了的,三哥,我喜欢你,我想嫁给你,你愿意娶我吗?”

岳鑫高兴的嘴角勾起一抹从未出现过的满足和欢愉的角度,他低头,亲吻着林夏的额头,“我愿意,当然愿意,能够和你结婚,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愿望,想不到这个愿望这么快要实现了。”

听着岳鑫这样高兴欢快的话,林夏的内心是难受的,憋闷的。

她努力保持着脸的微笑,哪怕僵硬了,也要继续笑下去。

踮起脚尖,林夏大着胆子在这街边,亲了岳鑫的嘴角。

“唔。”她原本只是想亲一下的,可没想到岳鑫竟然没能忍住,亲的越发的用力起来。

林夏差一点受不了了。

她想挣扎,但一想到不远处的另外一个男人正看着这一幕,她怎么能挣扎,拒绝呢?

她这么做,不都是为了让他死心吗?

只有他死心了,他才会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。

对不起,明封,我和你之间……真的没什么可能了。

希望你可以遇到一个我更好,也我更自由的女孩儿。

AA2705221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