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檬app

"爸,你看着我干什么?咱们这煤确实能赚钱,但是要是命没了,你要钱干什么?"

陈双能看懂父亲眼中的差异,不知何时何地,竟然发现这父亲的眼珠子已经不像曾经那么闪亮了,人,终究会老。

而且,因为每日相见看不出来,总会到了突然发现的时候,才会觉得,蓦然回首时,父亲曾经年轻过……

"哎……小双说的对,说得对……这命啊,就是千金也买不来……爹不挖煤了!"

宋有粮更差异了,她没想到年纪小小的女儿,竟然有这样的心境,还别说,她说的太有道理了,要是连命都搭上,那他宋有粮这根家里的顶梁柱岂不是塌了?

"爸,那咱回家吧!"陈双说着,父母二人笑盈盈的朝着下山小路走去。

路上,陈双跟宋有粮说:"爸,我租孙家那块靠近河的一亩地,咱们现在还来得及种一些豆子和玉米,您就在家好好歇着,过几天,咱们就下地。"

宋有粮顿住了脚步看着陈双:"你租地?"

"啊!租的是孙家的那块靠近河的一亩地,我考虑最近逢着旱季,浇水的话,可以引河水灌溉,种子我也买好了!优檬app"

陈双说到。

宋有粮吃惊的看着陈双,半晌都说不出话来。

第一,他孙有粮怎么就没想到拿钱去租地呢?第二,他就算去租地,也想不到找靠河的地方,方便灌溉,这第三,宋有粮都没法往下想了。

笑意盈盈美少女清凉写真

因为这第三,是这丫头看上去不闻不问,实际上在自己谋生路,不受人牵制。

宋有粮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偷偷摸摸的回家的,当然,还要在不惊动老婆的情况下躺进被窝。

他一直都想不明白,陈双才十五,就别说她以前好吃懒做,到处惹事的事情了,就拿她现在的年纪来说,还有学历,她怎么会想的这么周全?

宋有粮兼职怀疑自己这一夜根本没出门过,眼前关于闺女的事情才是一场梦呢。

……

陈双第二天一早起床,就看见母亲已经在用筛子把昨晚上泡的玉米和豆子都筛了出来。

陈双一看那被泡了一夜的大豆和玉米,颗粒饱满,比昨晚上刚买回来的样子相比较,这豆子,眼看着豆眼儿地方就要被里面的嫩芽撑开。

在过两天,这玉米和豆子的芽儿就长出来了,于是陈双心满意足的笑了,走上去就亲了一口陈秀兰。

惹得陈秀兰是哭笑不得,擦擦脸说:"都多大了,还亲亲!"

陈双没觉得不好意思,反倒是陈秀兰转身回了房间,就在她转身的那一刻,陈双看见她的眼角略带一丝红晕。

陈双细细一想,最后一次亲母亲的时候,是六岁那年……

想到这里,陈双贼贼的笑了笑。

吃了早饭,陈双就去了孙家靠近河边的那块地。

陈双踩着田埂从头到尾走了一遍,大概估算了长宽,可一回头却远远地看见地头儿走来一个人。

当即,陈双就打了个哆嗦,装没看见,转身就朝着相反的方向,朝着河坝上走去。

"小双双……等等俺……俺是大彪……小双双等等俺……"

大彪加快了脚步,陈双头皮一阵发麻,想起了那晚他和李宝在小树林发生的事情,她加快了脚步。

"小双双,你别走啊……等等俺……俺有话要跟你说!"

陈双猛地一回头,那大彪一米八多的个头儿,腿又长,人又壮实,呼哧呼哧的就上了大坝。

陈双的腿肚子都有些转筋了,她真想撒丫子跑。

"小双双……俺学会了咚咚锵……你等等俺……"

陈双顿时耳膜都快炸了,什么是咚咚锵?

难不成……是李宝教他的?

想到这里,陈双别说头皮发麻了,整个后背就跟贴着一块刚出炉的烧饼一样,撒丫子就跑。

陈双顺着大坝上头的小路跟走钢丝一样,歪歪扭扭的跑着,顺势看见一条路,陈双刺溜一下就冲下了大坝,蹚过半熟的豆田,穿过玉米地,朝着村上的路奔去。

可就在陈双横穿玉米地的时候,只觉得肩膀一沉,回头一看!

那身后的玉米都被大彪给踩断了,而自己,却被那蒲扇大小的手扣住了肩膀。

陈双心里一惊,不由得担心起来,这里是玉米地,如果大彪对她做什么,简直是叫天天不应。

陈双僵持着嘴角的弧度回头看着比自己高出一个脑袋的大彪:

"大彪,你……你怎么来了?"

"俺去你家找你了,说你来河坝这边了,俺就来了,没想到,你还真在这儿……"

大奎搓着双手,口水直流,那脸红彤彤一片,也不知道是被太阳晒得,还是玉米叶儿给扫的。

陈双后退了两步:"你……你找我干什么?"

"宝宝教俺咚咚锵,俺来找你试试,你看看俺功夫咋样……"

大奎抬手胡乱的擦了擦嘴角的口水,陈双倒是双眼一怔,不由得心里的恐惧感急剧上升。

"嘘!"

大彪贵司身材的双指竖起,做了个噤声手势,还神神鬼鬼的往玉米地里看了几眼,这才小心翼翼的对陈双说:

"宝宝说了,得寻一处没人的地儿……还有,小双双你得先把把衣服脱了……"

陈双脑子嗡了一下,赶紧攥紧了衣领,随后上下扫了一眼这身材魁梧的李大彪,如果他硬来,陈双真的是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。

再想想李宝和他在树林的场景,他一只手就钳住了李宝一双手,整个身子将那李宝控制的是毫无反抗的余地。

这是个人还是一头畜生啊,想到这里陈双就更绝望了。

"大彪……那个……"陈双硬着头皮试探着说:"我今天被太阳晒得都快晕了,可能是中暑了,你要是想咚咚锵,能不能改日?"

陈双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真想抽自己一嘴巴子,可自己眼下身单力薄,她如果不这么说,这个傻子要是来真的,她陈双这辈子就又一次毁了。

眼看着大彪的神色变了模样,他挠挠头一脸狐疑的问道:

"小双双,你是不是被晒晕了呀?走……俺家有绿豆汤,俺娘说了,能解暑的!"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