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士福利

  须臾,把脉结束,君梓玉着急的小声问道:“莲姨,如何?”

  莲心把风九幽的手重新放到锦被里,有些失落的摇了摇头说:“没有醒来的迹象,不过,总算是有了意识,相信小姐一定会平安度过今夜的。”

  君梓玉知道自己的话起了作用,风九幽的心里此刻最牵挂的还是陌离,只是,当时情况太过混乱,野兽也多,他并不知道陌离此刻身在何处,是生还是死?又或者是不是跟风九幽一样正在与死神拼搏。

  满眼心疼的看着风九幽,君梓玉悠悠的说道:“有意识就好,只要有了意识小九就一定会醒来的,莲姨,你忙了这么久下去休息一会儿吧,夜,还很长呢。”

  莲心一直跟在雪老身边侍弄药草,虽没有正式拜师却也学了很多,医术自是比京城中那些个太医、大夫什么的要好,所以,风九幽接下来的日子都要靠她贴身照顾,若是她累病了,那风九幽就更加的醒不过来了。

  深深的叹了一口气,莲心的心中五味杂陈,悲伤的说道:“是啊,夜还很长呢,你们先在这儿守着小姐,我去拿些药材来磨碎焚烧,这些药通过气味进入小姐的体内多少也会有些用的。”

  君梓玉点了点头未再言语,莲心小声的交代了红拂几句就走了,君梓玉重新在床边的凳子上坐下,怔怔的看着风九幽,心中不禁在想风九幽这么好,为什么一直多灾多难的,难道真的如别人所说自古红颜多薄命吗?

  看着君梓玉满眼的担忧,上官灵芸的心里很是难受,蹲下身紧紧的握住他的手说:“玉哥哥,你别担心,小九姐姐一定会醒来的。”

  君梓玉扭头看向她,见她眼下乌黑发丝凌乱,肩膀上的衣服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雨水打湿了,方才想起来她今日赶了许多的路,还未层有一时一刻的休息,心中懊恼有些自责,手腕翻转将她的小手握在掌心,抬头看向正在凉药的红拂问道:“红拂,院子里可还有别的房间?”

  红拂放下手中的药碗,恭敬的回答道:“有,公子要住在这里吗?”

  君梓玉拉着上官灵芸站起来,轻声道:“是,我不放心小九,想时时刻刻守着她,这是我的未婚妻上官灵芸,她今天赶了许多的路才到京城,你帮我找两套小九平常穿的衣服,我想让她在这里梳洗休息。”

  “不用了,玉哥哥,我一会儿自己回去取衣服吧。”知道郡主府内现在没有几个伺候的人,也知道风九幽身边离不开人,上官灵芸不愿意给别人添麻烦,所以,赶紧拒绝了。

   骑自行车的清纯美少女

  君梓玉一向很疼爱她,若不是今天风九幽出了事他也不会冷落她,伸手摸了摸她耳边不知何时被雨水打湿的头发,柔柔的说:“倾盆大雨你来回的跑会淋湿衣服不说,还会寒气入体,我跟你说过小九不是外人,是我最亲的人,这里是她的府邸不用拘束,今夜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,我必须要留在这儿守着她,如果你不愿意住在这里,那我就让人送你回帮里,等小九醒了我再去找你。”

  上官灵芸跋山涉水而来,话都没说上两句那肯就这样分开,一口拒绝道:“不要,我要跟你在一起,我也可以照顾小九姐姐。”

  君梓玉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,淡淡的说道:“嗯,那你先跟红拂去换衣服吧,等明天天亮了再回帮里取衣服过来就是。”

  话落,君梓玉看向红拂说道:“我会给小九喂药,你把灵儿带去房间就回来,只需告诉她一应用具在何处即可,她会照顾自己的。”

  怕红拂会因为上官灵芸是自己的未婚妻而留下伺候她梳洗,君梓玉特别的说明她不需要人伺候。

  其实,就算上官灵芸需要人伺候,红拂也不会伺候她,毕竟现在对于郡主府的每一个人来说风九幽才是最重要的,她们是仆人,风九幽是主人,没有了主人的仆人可不单单只是失去依靠那么简单而已,所以,照顾风九幽才是红拂现在的首要任务,至于其它的她不想理,也不会理。

  红拂把已经变温的汤药送到君梓玉面前说:“那就麻烦君公子了。”

  君梓玉接过她递来的药碗点了点头,红拂看向上官灵芸说:“请上官姑娘随我来吧。”

  上官灵芸不舍的看了一眼君梓玉,微微一笑道:“那我就先过去了,一会儿就回来。”

  君梓玉松开握住她的手,轻柔的说道:“去吧!”

  语毕,上官灵芸跟着红拂朝门外走去了,君梓玉把手中端着的药碗放到一边的小几上,然后拿过一件披风将风九幽扶起来裹住,由于怕碰到她后背的伤口,君梓玉只能让她侧着靠在自己的肩膀上,一手扶着她不让她滑下去,一手拿着勺子开始慢慢的给她喂药。

  因为风九幽没有意识,也不知道吞咽,每喂一勺舀几乎都会流出三分之一来,为了让她把药顺利的喝下去,君梓玉不得不将她的下巴抬起来,捏住她的腮边让她张开嘴,一点一点的把药灌下去。

  刚开始风九幽还是不知道吞咽,倒下去多少药依旧从嘴角全部流出来,君梓玉看到这种情况急的想哭,本来她的伤就重,如果再喝不下去药她肯定挺不过今夜,想到先前提到陌离她有了意识还落了泪,君梓玉就一边喂药一边跟她说起了陌离,男士福利先是说陌离伤的如何重,又说他如何如何的不好,觉得他长的好看也就罢了嘴还特别的毒,不知道风九幽为什么就喜欢上了他。

  外面风雨交加寒气逼人,君梓玉在房间内一个人碎碎念念的自言自语,不知是他的话真的起了作用,还是上天垂怜,在吐了将近半碗药的时候,风九幽终于开始吞咽了,一口又一口,一口又一口,直到碗里的最后一滴药进了她的肚子里,君梓玉才停了下来,擦了擦额头上急出的汗水,又慢慢的让她躺了下来。

Tagged